可怕的一岁零三个月

Terrible two(可怕的两岁)对于我一直是如雷贯耳的存在,在路上见到满地撒泼的娃和无可奈何的家长,我通常一边猜测这是Terrible two 还是Terrible three啊?一边暗暗的庆幸咱们鹿娃还是baby,还有至少小半年才能达到这样的境界。一个月前情形慢慢有了变化,一次不知道说了什么,鹿鹿把自己正在吃的奶嘴摔到地上,我还觉得挺搞笑,一个奶娃摔奶嘴,好可爱!一次两次,我发现只要禁止她做某事或者不配合她的当时的要求,比如她想让爸爸和她去客厅,而爸爸并不想此时站起来,她就要摔奶嘴。到目前,摔奶嘴被升级了成躺地上哭闹,或者直接坐地上用头撞地。再甚者自己打自己的脸,然后看着你,我们不妥协就轮换采取其它方式。

在一天经历了三四次撒泼耍赖后,我突然明白了,鹿鹿的自我意识明显成长了,这是提前terrible two了??她的自我意识发展较早,和语言水平相差太多。她还几乎不能用语言表达自己生气的情绪(除了ja和nein),而是用扔玩具、打自己或者哭闹等方式来表达。

以此记录,鹿爸鹿妈从此进入了升级打怪的新阶段!